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逆战官网查询: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精英弟子出場

作者:藍庭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雙方距離太近,這一腳來得太過突然,可謂出其不意,凌鳳舞欲想躲閃巳然不及,擊出的一掌尚未觸及對方身體,下腹間巳被千斤一腳踢實,整個軀體頓時轟然爆裂開來。

    此戰可謂一波三跌蕩,直令人看得潮起潮落,驚心動魄。每每處于險境的那女子總能在最后一刻翻轉逆局,但,最終還是在劫難逃。

    雖然目睹對方的身形巳被自己一腳踢得爆裂開來,而偉岸男子的眼中卻并無一點欣喜之色,反倒透出一抹震駭的神情,他卻是清楚的知道,自己的這一腳并未踢在實處,仿佛一腳踏空般的難受致極。更可怕的是,對方的身影巳完全脫離了他的視線和感知范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當所有人見狀都以為凌鳳舞巳然香消玉隕,卻從偉岸男子的口中傳出一道獸吼的厲叫,充滿了痛苦的哀嚎,接著便看見一蓬血光迸發,然后便看見一個嬌小娥娜的身形,緩緩地在眾人的視線中呈現出來,仍是那么的從容,淡定,優雅中帶著些許鐵血之氣。

    而那位偉岸男子收回踢出的腿時,卻發現竟是短了一截,隨即便從他的口中噴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,整個人也應聲跌飛出去,卻留下了身體的一部份沒帶走。

    膝蓋以下,連皮帶肉帶骨,就像是被一把利刃干凈利落的生生切斷下來,對于一個少了一截腿的修者而言,可謂巳是生不如死,想要重新續接上斷肢,需要帝級以上的丹藥方可復原。除非他出自一個豪門大世家,否則,沒人會去關心一個已成了廢人的普通內門弟子。

    場面上一下沉寂得落針可聞,但見跌坐地上的那位偉岸男子詭異地大張著嘴,雙目園睜外突,充滿了無盡的不信之色。

    飛雨院的第一人,竟然被人用一只肉掌,生生將一條腿劈成了兩截,而且還是一個看上去弱難禁風的女子,如非親眼目睹,實難令人置信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讓所有人都直覺頭皮發麻,這還是內門弟子的手段么?此間的落差何以之大,簡直不可以里計。

    "這家伙居然還沒痛暈死過去,倒還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?。⒘璺鏤璧難垌猩涼粧{贊賞之色,見那人一臉慘白的緊咬著牙關,用手在斷肢飛點,止住了噴濺的鮮血。

    凌鳳舞的臉上現出一絲猶豫之色,像是覺得自己下手過了,自嘲地搖了搖頭,而后取出一個玉盒拋向那位偉岸男子,徑自轉身朝著天外樓行去。

    "帝級靈藥,續骨丹?。⑽鞍賭兇硬園椎牧成嫌科鷚黃焙?,嘴唇哆嗦地喃喃道,望向那遠去的娥娜背影,帶著不可思議復雜情緒,更多的是難以言愈的感動。他的身世有著不為人知的悲涼經歷,能一步步的走到現在,完全靠著自身堅韌不拔毅力,一旦失去了一腿,就意味著終結一生的修者之路,沒有人會再稍稍關注他存在,活下去也是了無生趣?;蛐?,會找一個安靜的地方,安靜了結自己的生命。然而,這只玉盒賜與予他的是一條命。

    兩戰皆是完敗,飛雨院方面像是已感覺到了形勢的嚴峻,雖然后面要出戰的人,都不是內門弟子可以比肩的,卻也不容樂觀,誰知道對方是否也擁有著強悍的底牌?

    藍色,是精英弟子的服飾,再度從人群中走出來的人,就是穿著這種顏色的衣衫,是一個二十七八的青年,古銅色的皮膚,手長腳長,目中精光銳利無比,輕撫手中古樸的長劍,望著從天外樓內大步行出來的人,年齡與自己相仿,舉手投足間充斥著一股豪邁的陽剛之氣,一看便知道是那種大開大合的類型,此人便是凌鳳舞的夫君,納蘭飛月!

    藍衣青年名叫段云,一手快??稍諞徽Q奐湔凍雋?,能將一根木棍在瞬間分成六十六段,其出劍的迅速度已快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段云的修為已達到半步生死境的程度,讓他去挑戰一個內門弟子,直覺得郁悶無比,嘴角泛起一抺不屑的意味;"希望你能夠多接下幾劍,否則,也太無趣了?。?br />
    納蘭飛月同樣也很郁悶,以他生死境高階九品的修為,半步生死境在他眼里簡直就是一個渣,僅憑氣勢就可以將其壓崩潰,看到對方那副囂張的嘴臉,有種想要一拳打爆的沖動。

    "開始?。⑶贗沉熘沂檔羋男兇挪門械鬧霸?,對天外樓所展現出來的實力,也是感到極度地震驚,但接下來要面對的卻是精英弟子,卻不知是否扛得???

    一個"開"字剛出口,那個段云已顯得尤為不耐的搶先出了手,一心只想著速戰速決,一劍將對方直接打成殘疾了事。手腕一振,手里那把鋒利又輕薄的古樸長劍,已化作無數炫目的電弧奔射而出,瞬間便斬出了十四劍,眼力稍弱的人,別說是看清招式了,只怕連劍的影子都看不見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一直靜靜站著的納蘭飛月,嘴角緩緩地勾勒出一個弧度,在眾人眼中快若奔電的劍芒,看在納蘭飛月的眼里,卻像是回放的慢鏡頭,衣袖一拂,帶起一道勁風,將襲來的劍芒盡數席卷一空,就像撣去面前的塵埃一般。

    嘶!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,一片倒吸氣的聲音響徹。只是這么簡單的一拂,竟然將這快若閃電的銳利劍芒,輕易地化解于無形。

    段云瞬發的十四劍,就算是親傳弟子出手,也不可能化解得如此輕松寫意,瀟灑到了極致。那種想象中至少被劃出五六道口子,當場見血的情節并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微楞之下,段云再次出劍,仍是快若疾風奔電,這一擊,瞬發二十一劍,不但快,而且詭異地化作三組,每組七劍,分別從三個不同方向斬向納蘭飛月。

    這分光幻劍之術,乃是段云的絕技之一,分化出來的劍光,如同幻影,虛實相間,眼力稍弱的人根本分辨不清真偽,如果對方再敢托大的以衣袖化解,段云就有把握在瞬間將其分尸。

    不只是段云這么認為,在場的一些比他強許多的核心弟子,以及那兩位紫衣人,都是這樣認為。所有人都盯著納蘭飛月,看他會用什么方法應對這分光幻劍。

    "這……"每個人的神情都是一僵,目光中堆滿了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任誰都想不到,在這詭異莫測的分光幻劍攻擊,納蘭飛月仍是大袖一拂,只是比之前一拂慢了許多,滯緩得就像爬行的龜,可能是因為這分光幻劍的速度比龜還慢,這一拂更像是在應合著一種節奏。

    噗噗噗!勁風席卷,三組分光幻劍幾乎同時在空中消失無影。這三道"噗"聲,在人的聽覺只是一響而已。

    />

    "怎么可能?。⒂腥私蛔∈辛順隼?,滿臉都是不敢相信之色,就連當事人的段云也是這個表情,分光幻劍是從三個不同的方向發動,這么靈動分散的攻擊,居然在這一拂之間同時被化解,不會是自己的眼花了吧?

    段云不明白對方是如何做到的,所以他的心中即驚又怒,連續兩次攻擊都在對方衣袖一拂之間,化解于形。這是何等恥辱和蔑視,手腕一振,長劍再度狂怒擊出,這一次,施展出了全部的戰力,六十三劍,分為九組,從各個角度方位同時發動攻去,整個街面都鋪滿了森寒的劍光。

    就在他剛發動劍勢的時候,納蘭飛月一直靜立的身形忽然動了,他的一只腳微微提起,而后重重踏下。

    轟!這一踏之下,整條街道的地面竟然顫抖了一下,這種顫動對段云來說,就顯得有些不妙了??旖5奶氐憔褪且桓隹?,快若疾風奔電,同時對于出劍的精確性,卻是要求更高。

    地面的一下顫動,他握劍的手也是微不可覺的顫了一下,擊出的劍勢,精準性便偏之亳厘,失之千里,出劍的速度未減,仍是有若奔電縱橫,卻已是大大地失去了應有的攻擊力,盡數擊在了空處。

    之前的兩次拂袖,腳下的一踏,段云的分光幻劍盡皆崩潰,連對方的衣角都沒沾上一點。他的劍尚未收回,卻驟然發現一直站在對面的納蘭飛月,卻是突然地失去了蹤影。

    納蘭飛月這一腳踏下的同時,整個身形也跟著閃了閃,下一刻,便玄妙致極地出現在了段云右側,這是他的劍完全攻擊不到的薄弱點,足見其身法眼力精妙。

    唰!衣又是一拂,一道勁風就像是從地底突然竄出來的一般,直卷段云的下盤雙腿,凜厲的勁氣宛如刀鋒,一旦被掃中,沒人懷疑他的雙腿會瞬間被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面對這詭異的一擊,饒是他身經百戰,也不由有些慌了神,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應對。這個對手讓他的快劍亳無用武之處,甚至無視于他的分光幻劍絕技,心中已憋屈到了極致,眼中閃過一抺狠厲之色,竟是全然不顧對方的一擊,劍鋒斗然倒轉,猛地斜刺出去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山海逆战吧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