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逆战游戏下载:正文 第682章 沙漠極寒

作者:常山趙龍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濤濤剛掛了母親的電話,陳隊長的電話就打了進來。

    濤濤看到是陳隊長的電話,他心里一股不祥的預感便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陳隊長在電話里面告訴濤濤,蘇里格沙漠里面的路通了,下午全隊就準備進沙漠。

    一想到進沙漠,濤濤的心里就拔涼拔涼的。

    在省城的時候,氣溫已經零上五度了。

    可是,當他坐火車抵達銀川的時候,氣溫直接降到了十度,成了零下五度。

    他聽說等他們到了烏審旗,氣溫會再降十度,直接成零下十五度。

    而當他們真正的抵達蘇里格沙漠腹地的時候,溫度還會再降十五,直接低至零下二十五度。

    濤濤一想起夜班,在鉆臺上工作時,那種鉆心的凍,就感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雖然濤濤這次上來的時候,帶足了御寒的衣服,什么羊皮襖子,狗屁褲子,棉襪子,但是他還是對蘇里格沙漠里面的寒冷,心生畏懼。

    濤濤從網吧出來。

    他摸摸自己的腳后跟,心說,好不容易痊愈了的傷口,估計上井一凍,又要裂開了。

    下午,全隊四十幾號人,乘坐一輛大巴,朝著蘇里格沙漠進發。

    大巴一出銀川,周圍的綠色植被,就迅速的開始減少。

    兩個小時后,當大巴進入內蒙的沙漠里面,綠色更是直接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在綠色消失的同時,原本平靜的天氣,也開始狂風大作,地上的飛沙走石,更是被風吹的,打在車窗上,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。

    濤濤看著窗外荒涼的風景,心里面空蕩蕩的。

    隨著大巴車一點點接近目的地,濤濤的心情,也隨著呈拋物線的下降,越來越沉重,越來越凄涼。

    途中,大巴停下來,讓車上的人員下去方便。

    濤濤剛一走下車,就被零下二十五的寒冷,給打了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連忙戴上帽子,口罩,才感覺好點。

    當濤濤在空地上解開衣服,方便的時候,被風吹來的黃沙,更是滿世界的飛舞,直接打到他的臉上,身上,如刀割一樣的痛苦。

    濤濤看著不遠處的井架,心里面拔涼拔涼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,當大巴車抵達井架的那一刻開始,痛苦的生活,就要降臨了。

    傍晚時分,大巴車抵達了40656鉆井隊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大家離開的時候,要全部斷電,所以現在,一下車就要開始工作。

    第一步先要啟動發電機,然后接上所有電線,保證在寒冷的荒郊野外,讓整個井場有電。

    等發電機啟動好了之后,就要開始把之前全部抬進房子,鎖起來的電閘柜,全部搬出來,確保所有房間的電線都并聯。

    整個隊伍再寒冷的天氣里面,工作了四個小時候,終于讓野營房有電了。

    隨著電暖氣一點點的變熱,整個野營房也慢慢暖和了起來。

    濤濤和老曲,趙波,程正杰也脫下了棉襖,開始在房間里面慶祝,發電機終于給所有野營房供電了。

    可是晚上,當大家剛躺下的時候,整個井場卻突然停電了。

    關于這次停電,眾說紛紜。

    但是,大家卻被告知,由于冬休期間,看護工的失誤,導致整個井場的柴油,全部被當地老鄉偷走,所有沒有足夠的柴油發電,只能暫時停電。

    大家只能等待幾天,當柴油送上來之后,才能供電。

    當濤濤聽到這個消息,他簡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瞪著大眼睛,說:“零下三十五度的天氣里面停電,在這荒郊野外的,我們住的野營房,豈不是成了冰箱里面的冷凍室?”

    老曲看著濤濤一驚一乍的樣子,他平靜的說:“濤濤,你到底是新來的員工,隊長把柴油給賣了,這也很正常,你不要多想了,悄悄的睡吧?!?br />
    聞言,濤濤更是錯愕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的說:“師傅,大家不是說柴油,是被老鄉給偷走了嗎,怎么能是隊長給賣了呢?”

    老曲冷笑著說:“傻子才相信柴油,是被老鄉給偷了呢?!?br />
    下鋪的趙波,也冷笑了一聲,他說:“濤濤,你覺得這蘇里格沙漠的深處,要路沒路,要車沒車,要人沒人,就算賊娃子偷走了高架油罐里面的柴油,他運的出去嗎?”

    程正杰更是補充說:“更何況周圍的老鄉都是蒙族人,這蘇里格沙漠里面的蒙族人,是從來不偷東西的,怎么可能是他們偷了柴油呢?”

    濤濤來到蘇里格沙漠里面后,他也聽說過,這里的蒙族牧民出門的時候,都是不帶鎖門的。

    因為蒙族人相信,長生天會懲罰小偷的,所沙漠里面沒有小偷。

    濤濤感覺不可思議的說:“這么冷的天氣,陳隊長把柴油賣了,難道就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嗎?

    難道就要把咱們這些人,全部凍死在野營房里面嗎?”

    老曲冷哼著說:“鉆井隊的隊長,對所有鉆工來說,就是咱們這里的土皇帝,誰敢說,你敢說嗎,除非你不想在這個隊呆了?!?br />
    趙波更是說:“隊長賣柴油太正常了,不然他怎么弄錢呢?!?br />
    程正杰說:“濤濤,你就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吧,千萬不要多嘴,小心拿掉你一年的獎金?!?br />
    濤濤感覺房子里面越來越冷,他瑟瑟發抖的說:“師傅,大哥,這么冷的天,咱們晚上怎么睡???”

    老曲穿上了厚棉襖,厚棉褲,三雙厚襪子,然后又戴上了火車頭帽子。

    他說:“還能怎么睡,把能穿的衣服,全部穿上,把能蓋的東西,全部蓋在身上,湊合著睡唄?!?br />
    濤濤又看看趙波,他除了穿厚襪子之外,竟然連綿工鞋都穿上了。

    濤濤簡直驚呆了。

    他又看看程正杰,發現他更離譜,不僅穿上了棉衣,戴上了棉帽子,甚至不知道從哪里搞來了一個恐怖分子戴的頭套,完全的罩在了臉上,只留著兩個鼻孔出氣。

    濤濤看著大家全副武裝的樣子,他朝著空氣中哈了一口氣,竟然發現,從嘴里吐出來的熱氣,不僅清晰可見,而且還有結冰的現象。

    濤濤擔心的說:“師傅,趙波,程正杰,咱們在這個冰窖里面睡上一個晚上,第二天該不會被凍死吧?”

    />

    濤濤知道,如果環境溫度過低的話,就會導致人體的散熱加快。

    如果散熱大于產熱,那么人就會被慢慢的被凍死。

    而且凍死的過程,是在不知不覺的睡眠之中進行的。

    最后,死于血管運動中樞或者呼吸中樞的麻痹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山海逆战吧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